Sober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我的梦,晚安

         准备GRE考试的最后一个月,偏偏又是六月,好像在我不长不断的20多年的人生里,在这个月里,总会发生一些事情,要么有关离别,要么有关重逢。

         我以为会有一场离别,撕心裂肺,痛彻心扉,

         我以为会有一场重逢,怦然心动,泪光朦胧,

         最后,我以为的只是我的以为。失去缘分的人即使在同一个城市里也很难遇见,于是我再也没有去找过你,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回忆里的人是不能去见的,去见了回忆就没有了。我记得你微笑的眼眸,你腼腆的脸和找我借那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时的样子,以至于多年后我再也不相信会遇见过像你一样的女孩。我是一个非常厌恶从前的自己的偏执狂,甚至今天的我会讨厌昨天的自己。但是,无数次,我想回到那一年,回到那天我们在走廊撞见的时刻,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拦下你,对你说一句:我喜欢你很久了,做我女朋友吧,尽管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是。如果剧情是这样,什么美国,美国他爹也不去了。只是没有如果。于是我开始释怀,开始渐渐明白,那些绯红的夕阳、那些璀璨的星空,那些静谧的夏天,就像那时的你一样回不来,那年以后,我也再没对谁充满期待。我知道这世界每天都有那么多的遗憾,所以,对不起,谢谢。

         回忆掷地有声,而现实却如此安详。

         我从没想过自己可以在出国的路上坚持这么久,或者说我又发现了自己的一个优点。很多个早晨醒来想到的第一件事从看手机变成了背单词。这些出国考试真的不需要什么智商,到最后拼的是毅力和体力。我不是一个善于给自己每天吸食精神鸦片的人,所有的心灵鸡汤和成功学都是为脆弱的人准备的。如果你足够坚强,活的足够硬朗,是不会去相信那些鬼鬼神神的东西。每个人的成功都是不可复制的,即使是在这样一个神奇的国家。在没有好G友的情况下,我已经走了这么久了,以至于很多时候我都忘记了自己是为了出国才学的GRE,我才后知后觉,它好像已经变成我生命的一部分了。因为英语不错,我一直为此感到庆幸,我很有可能不需要呆在昏暗的房间里对着电脑屏幕夜夜加班公司还各种理由不给加班费,我很有可能不需要坐在恶心的酒桌上对着一群酒囊饭袋一杯杯的被灌白酒却只是为了一个工程项目,其实生活没有这么痛苦和复杂,只是有的人为了生计,有的人为了生活。我无力去指责任何人,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方式。所以很多时候,我都保持沉默了,聒噪不难,难得是保持沉默。我何必去吓唬那些本来就脆弱的人呢。其实我不用这么努力就可以过得很好,在这一点上,我和别人对我的看法常常错位。我其实只有那么一点点聪明,也就是比普通人多努力那么一点点,但是,你看,在一个普遍弱智和懒惰的社会里,你就会显得卓尔不群了。你以为自己很屌,其实是你平台低、圈子弱、对手挫。这些年,我开始逐渐痛苦的意识到我不过是芸芸众生中一个稍微优秀的普通人,但是做一个优秀的普通人没什么不好。

         这些年,从五月天到陈奕迅,再到最近迷上了民谣,同行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留下来的人也越来越重要。感觉这些年随时随刻都在发生的事情是曾经关系甚密的人在人海中渐渐失去了联系,抵不住窗外风景的诱惑和脚下的砂石磨碰,一遍遍的上演离别的桥段。但是幸好没走散的人始终陪在我身边。上周发小从美国回来,一个晚餐吃了3个小时。从中国的社会现状谈到美国的伪民主政治,从犬儒主义者的狂欢到理想主义者的溃败,我用奇烂得口语艰难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说的越多,就越觉得我已经离中国社会主流的价值观背道而驰太远了。我努力尝试去热爱这个国家,努力了22年却始终爱不起来,但是你看我并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甚至我变成了一个道德上律己甚严的人,但是在流氓爱国主义者的眼中我这种人就应该被抹掉;我不谈政治,甚至在别人谈的起劲的时候也不愿意参与,尽管我获得了更多的信息,思考过更多的问题,最后我痛苦的发现外国人其实更了解中国人和中国社会,因为信息的封锁我们总是在幻觉里自娱自乐。有多少留学生抱着出去了就不会来的想法,向往纽约般的自由与繁华,如果这些人能多一点责任感,那这个国家又怎么会腐败在那些头顶地中海、脸覆三尺油、肚圆溜肥肠,张口闭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官员手里,所以你看,我认为的这些简单的正确的道理,听起来就像邪教传道一样。

         我是学工科的,计算机这种DS专业,但是一直希望自己是一个文艺小青年,或者说正是因为我是学工科的,才更应该有人文情怀,我不否认,我们正处在一个不谈理想奋斗的平庸年代里,然而,总会有一些人做点本来正常的事。20多岁该各种约的年纪你一本正经,30多岁该安定下来你玩各种外遇,我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怎么能在人生每个阶段都做错呢。

         一年前,我说过,我会去慕尼黑大学,现在真的要去了,20个国家,30个城市,4000张照片,是我对自己的承诺。以至于完全不懂摄影的我已经买了6D开始学习了。

         现在,我要说的是,我还在为GRE考试努力,美国我也会去的,我一定会去所有录取我的那些学校中的最好的那个。有时候会做梦梦到自己被Ivy League录取,醒来的时候窗外微风吹起树叶沙沙作响。

         梦想,你好。

         5月,再见。


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应该还在和托福做殊死搏斗,稀里糊涂的报了新东方的托福强化班,和一群非Stanford,Berkeley不去的人渣一起煎熬了两个月,那个时候,周末6点起床去磨子桥那边上课只是因为不想错过老师讲的任何一个笑话。最后做的模考题听力考出了雅思分数,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出国了,至少不可能去美国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来自华科的龙虾哥,我现在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也没有告诉过我,我也没有问,因为我们之间的共识是等再见面的时候,等我去找他的蹭饭的时候,重新做一次自我介绍。如果你问我从6级到托福有多远的距离,我不清楚,但是我清楚的是那时的我,真的很努力去背过了,当然我指的不仅仅是单词。

        一年以后,还是这样温暖的阳光,还是这般的春风十里。在我的记忆里,好像我常去的地方,都是没有春天的。随机播放的不只有心情,还有天气。二月份的时候去上了GRE的强化班,虽然有了一年前的经验,但还是被虐的体无完肤,此处没有使用夸张句。11天的课上完,感触良多。一共有三点,为什么这个单词不认得,为什么这句话的单词不认得以及为什么他妈的这篇文章不认得的单词比认得的还多。被填空虐哭,被阅读虐瞎,连他妈的初中数学题都不是省油的题,唯一能安慰我的就是issue老师第一天上课就说你们没时间就不要看作文了,反正最多3分,这是我在武汉凛冽的冬日里听到的最温暖的一句话。还有就是,那些GRE的老师不是话唠就是逗比,想想也对,God Read English如果不是这些人来教,新东方怎么可能起家呢。“我知道这个意向的30个不同的词,可这有什么用呢?装逼啊!如果学GRE不是为了装逼,那就毫无意义”,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是我这辈子最想拿起菜刀的一刻。无形装逼,最为致命。上完课那天,从鲁巷回家,阳光很温,我很想哭,这考试真他妈虐心。

        三月在我眼中还是彻头彻尾的冬天,而且可能很久我都看不到故乡的冬天了。不能再吃上一碗襄阳牛肉面,不能再看着楼下那颗不知名但是陪我度过十几年的树发芽了,相应的,也不再会有那么多的感伤了。中旬的时候,收到了文书材料,和老师聊了多次,并最终决定逐渐放弃CS了,如果这是五年前,那这比杀了我还难受。但是我最终欣然接受了,以至于我妈还打个电话来问我是不是专业方向定错了。并没有错,是我变了。可能我再也不是那个孤注一掷成为世界一流黑客的少年了,也再也不会彻夜编程,研究系统和代码了,现在的我,宁愿背背单词,看看文章,12点之前睡。我并不为热血的减退而感到难过,和别人不同的是,我打败了曾经的自己,而不是让曾经的热情输给了现实。所以,现在,我就决定了MIS,我不知道这有什么用,至少现在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我已经做出了选择,就像当年义无反顾的选择CS一样。

        昨天,参加了LMU的面试,Butz教授的确是个和蔼的人,我演讲的时候他一直面带微笑,陈雅茜老师还一直告诉我别紧张,但是可能是我太紧张了,并没有表现的很好,对题目的理解也没有那两位同学到位,最后有惊无险,5个录取3个,我排第3,“I am so sorry to make you so nervous”,听到这句话,我是真的笑了。我并没有白白规划我的欧洲之旅,拿到APS和invitation的时候,顿时为自己感到难过,该学的都学了,那么,现在,是时候去看看围墙外的世界了。这世界那么大,我只是想去看看。

        那么,接下来,GRE什么的,都来吧。有时背单词会想起龙虾哥和他的"fault",已经很久没有和他联系了,他说他的状况不好,失恋了,家里发生了变故。后来,那家他经常去的咖啡店我经常去,门面已经重新装修过了,也改了名字,现在叫“参差咖啡书屋”。


愿你说的颠沛流离不是说说而已

手落在键盘上好久都打不出一个字或者好不容易写好一段又全部删掉了,好像我所有的语言和文字已经不能描绘我此时的心情,踌躇中,还是决定写下这一段让我刻骨铭心的岁月。我害怕有一天我会忘记,我会完全想不起自己年轻的时候曾经这么用力走过的人生。我希望当有一天当他们都在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干的疯狂的事时,酒过三巡后我也能说点什么。我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同学。

“所以你还是写点什么吧,你这么努力”

你说的没错,我要说的话,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要讲的故事,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只是我猜中了故事的开头,却猜错了结尾。最终我还是没能把托福考到100分,就和很多人之前就对我下的定义一样。

“很难的,不要想太多了”

“不是那么好考的,你那个那么厉害的哥哥才97分,你考个90分就不错了”

“你考到了也申请不到什么好学校的”

如果我还没有你懂得多,我还考什么试?

决定出国是在三月份才定下来的事,以至于被告知这个时候准备托福和GRE已经有些晚了。于是稀里糊涂的去上了新东方的培训班,那个时候,周末每天早晨6点起床去赶公交车就是为了能够不迟到。可笑的是我那个时候连托福考什么内容都不知道,老师的幽默笑话比单词都记得清楚。自顾自的听老师讲了两个月的笑话,最后做的模考题整个一雅思分数。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龙虾哥,他说他是华科的,我说我就住在光谷附近,然后就一下熟络起来了。

“你都毕业了还来考托福不是很累嘛”

“今年还算好的,去年又要工作,又要准备考试,现在工作辞了,可以安心准备考试了”

“那你准备去哪,我指的是哪个学校?”

“斯坦福吧,你呢?”

“香…香槟”

“香槟也不错”

其实那个时候,我没说的是我想去的是伯克利的,有些时候,我已经怯懦到不敢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了,不敢说出梦想了。我的确是一个没有十足把握绝不轻易开口的少年。就像那个时候,我明明知道你是那么喜欢我的,我都没有说出口。我也知道你等的不过是我说的你愿意吗,然后你就会想都不想就同意。都会留下些许的遗憾的,没有遗憾的不叫青春,那叫回忆。

夏花荼蘼,正是花期。

武汉的夏天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窒息,一个月没有碰托福了,再看到的时候就像突然碰见陌生的老朋友。很多单词都已经陌生到令我抓狂的程度。快速过了一遍核心词汇直接上阅读的时候,每篇至少错5个,更无奈的是我根本写不完。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龙虾哥来华科准备材料,于是继新东方一别后又再相见,他托福已经考到100分,而GRE已经320分了,他说他还想再冲一次GRE,好像她们那样的人在面对这些的时候,就会变身超级赛亚人。而我肯定是做不到的。那个时候他告诉了我很多应试的技巧,我很感激。但是我没说出口的是我还在每天两篇独立写作,两篇综合写作,听力和口语完全不知所云。

然后我就在那个上午享受了5个小时的折磨,从考场出来的时候,就有一种释然的感觉,去星巴克点了一杯冰摩卡,摇晃着杯子,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和熙熙攘攘的世界城步行街,我好久都没有缓过神来。命运在此刻已经铺开了两条路,而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光影透过玻璃幕墙撒在圆桌上,恍惚间,就想起了18岁那年的夏天,好像也是这样的夕阳,好像你是这样笑的。

秋,日光。

在我拿到托福初试成绩的时候,确实从椅子上跳起来了。那种一只手抓住梦想的感觉是那样的真切。

“考得不错啊,不用再考了,可以申请了”

“100分还是很难的,你这就可以了,想上去不容易了”

“万一你第二次考不好,不就浪费时间了嘛”

如果我还没有你懂得多,我还考什么试?

这一学期课业很重,我很难平衡托福和GPA,他们对我都很重要。每天阅读和听力已经成了日常,以至于有一天,我没有写阅读,失眠到凌晨2点。柴静说:没有在深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谈理想。我想说的是没有在夜里经历过被失去梦想吓醒,那根本就不是你的梦想。失去最重要的东西,你必然痛哭,这才是你坚强的最好表现。已经好久没有想起你了,原来也没那么重要,原来我也不是非你莫属。只不过从两厢情愿到最后的红尘陌路,其实只用了几年。所以我很庆幸不会再遇见了,否则你一句“最近还好吗”,我已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冬,终结

在自己22岁生日这天完成了最后一次托福考试在多年以后看来一定很温暖。从考场出来的时候,明媚的阳光包围了我,其实考完听力我就知道,香槟已经不可能了,我已经尽力了,但是可能有时候结果就只能这样了。

坐在星巴克角落里,桌上是送的一杯birthday drink和一块提拉米苏,看着窗外的街道,这一年就要过去了,2014年可能是我22年人生中最苦逼的一年,一个人穿行在无边的荒野里,在风雨飘摇中追寻渺茫的希望,握住一个最好的梦给未来的自己。所以那个时候可能我没说出口的话,再也没机会说了。2011年6月8日,我已经走的太远了,已经回不去了。

那么接下来,我还想多看看,看看每一个街道,看一眼少一眼。

那么后来呢,我还是不想见,还是让她们都留在回忆里好了。

那么后来你呢,故事还没有结束,我还在路上。

 


以前从来没有,以后再也不会痊愈

不知从何时起,就会莫名其妙的想起以前的事,想起那些匆匆消失在岁月里的人,想起那些爱,还有恨。这种感觉就像突然患上鼻炎一样,以前从来没有,以后再也不会痊愈。


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很跳的人,我要说的话,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要说的故事,还在来的路上。现在的我,就像一个人穿行在无边的荒野,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然后就突然觉得孤独真是一种癌症,你不知不觉患上了,后知后觉晚期了,别人再也走不进你的世界,就像你再也出不去了一样。然后你疯狂地咒骂那时的自己,然后疯狂地后悔。9月初的时候,刚拿到toefl成绩的时候,心里确实激动了一把,但是突然发现除了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对谁说出自己的激动。终究这还是变成我一个人的狂欢。我不想说,因为个中苦楚只有自己明白,别人只是希望你的故事变成事故,只有你自己希望它成为传奇。


生如夏花,开至荼蘼。感觉身边每个人都在忙,忙着考证,忙着找工作,忙着考研;随着毕业的临近,留下的东西越来越少,也越来越重要。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多少次梦里醒来突然想起一个单词却不知道什么意思的时候,心里那种恐慌,就像柴静说的:“没有在深夜里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我希望把这一路的风雨写下,我害怕我会忘记了自己年少时曾用力走过的人生。以前那些你说以后再做的梦,再做的事,现在你还在做吗?任何事你拖的越久,以后就更不可能完成了。16岁的时候,你觉得爱一个人很难,你放弃了所有可能,最后你发现开始你喜欢一个人,后来你真的喜欢一个人了。错过的不只是感觉,还有时间。21岁的时候,你学了那么多英语,只是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或者想看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即使最后都不能逃离,至少你也已经不再怵英语,那些电影你不用看字幕,那些游戏不用等汉化,那些外国妹子不愁语言障碍,这已足够。


你对这个世界有那么多偏见,可那只是你的偏见。对于我们这些学网络的人来说,最悲哀的是明明学的是Internet,却一辈子生活在局域网中。我们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人永远生活在不同的维度,我们在我们的世界自娱自乐,全部接受的是过滤的信息,可能你说我根本不感兴趣,那些东西和我毫无关系,但是,当你对这个世界漠不关心的时候,这个世界也已经抛弃了你。所以当你初出职场就遭遇潜规则,当你对食品安全忧虑的时候,当你发现真才实学还不如阿谀奉承混的好的时候,当你抱怨世界不公平的时候,你应该明白,是你先做的婊子,没资格要这个世界以德报怨。


这个夏天再也回不去了,即使回来也不会是同一个夏天了。我点了一杯冰摩卡,坐在那里发了好久的呆,目送着这个夏天的离开。那时的我在想明年的我再哪里呢?后年的我在哪里呢?现在的我是更坦然了,坦然到考试听力一塌糊涂,也顺利完成了口语和写作,坦然到好像已经透过那斑驳的玻璃幕墙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但是这其中成长的阵痛让那么多人望而却步了。最后发现,成长让你失去的不是幼稚,而是天真,你以为你变得成熟了,其实你不过是变得世俗了。你看别人整天游戏人生,你也无所事事,那别人毕业都不用找工作你知道吗?你看着别人的旅行照片,于是你羡慕那种一个人的旅行,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去那些地方却连衣服都懒得洗;你看别人学托福雅思,自己也学,你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学,只是好像自己不做就亏了;可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学了一辈子都只是普普通通,因为你没有把你学的东西当做一项技能,不热爱,必失败。


如果只有能当饭吃的东西才重要,如果除了吃饭别的都不重要。



别人不是你的彼岸

深空·游牧族:

文/马德
人生的轻松,就是能在这个喧嚣的尘世,不用献媚于谁,也不必跟谁说讨好的话,他玩他的,你活你的。两不相干,然后,两相安。

你在意谁,在意到极致,就会活在这个人的阴影里。这种在意,不外乎两种情况:想求取和怕得罪。也就是说,人生的疲惫,更多的不是在自己这里拎不起,而是在别人那里撇不清。

别人,成了自己沉重的彼岸。

越在他人那里唯唯诺诺,就越会在自我的言行里战战兢兢。生怕说错什么,做错什么,进一步畏首畏尾,退一步左顾右盼,是进亦忧退亦忧。在这样的境况里,最累人的,不是做,而是拿捏着分寸去做。

一个低声下气的人,无论凭恃他人,得到过多少,繁盛也好,光鲜也罢,最终,在自我矮化的奴才人格里,冷暖自知,甘苦备尝。

不是一路人,就不会在一个语言系统里。不在一个语言系统,就不会在同一个世界中。

知心的话,不必说给不懂的人听,说了不懂还在其次,最怕的,是说了不屑。不懂已是伤害,不屑便是亵渎。

散淡的人,只与散淡的人合得来。而奸邪的人,看起来跟谁都合得来。这不奇怪,因为在这个世界里,有的人只认对的人,有的人,似乎跟谁都对。只因为,有的人,是奔着相宜的心去的;而有的人,是奔着可逐的名利去的。

在交往上,目的性太强,原则性就会差。在左右逢源的人那里,找不到纯美的人性;在蝇营狗苟的人那里,找不到纯净的人格。

这个世界,总有狷介甚或狂傲的人,看起来,没有几个可以合得来的人,他们不迎合,不投降,只是不想生命苟且于世俗。

伟岸的人心中常常都有一些孤傲,他们遗世独立,盛享着内心孤独的清凉。

每一个窝藏着的私心,都会影响到对他人公允的评判。盛大的完美,未必坍圮于风雨,却可以瓦解于私心。一千次地改变和完善自己,终难抵别人的一颗辽无际涯的私心。

所以,不要苛求在所有的人那里都有好的评价。讨好了所有的人,就意味着要彻底得罪了自己。一个人,平庸点不可怕,变得八面玲珑才可怕。

你最终要活在相悦的人心里。不为不值得的人去改变,不在飘忽而逝的生命过客那里留恋,也不必为朵朵过眼烟云烦扰。

与其要别人看好,不如自己活到好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近 深空·游牧族 的文章里,只这篇不是原创。

林墨含:

不曾奔走江湖,所以不能相忘于江湖,认定了便无法忘却、无法抛弃。我只是我,不奢望成为你的一部分,所有我将要去的地方都是我未曾谋面的故乡,却只有一个你,任凭我在你的疆域流浪。




©林墨含


微信公众号:mohanlive

夏的墓志铭

应该这样说,还好,故事没有我想的那么曲折。


从哪里开始呢,还是从我暑假回家,坐的那趟出租车的司机说起吧。我记得回去的那天还是下着雨的,湿漉漉的地面,积起的几摊水花倒影出狭窄的城市缩影。这个夏天如期而至,但是却没有我想的那么炎热,或者说这样凉爽的天气正好和我焦虑的心情交相辉映了,我以为很多事情应该更轰轰烈烈的,但是过后我才明白,其实个中苦楚真的只有自己才清楚。


6月份的时候为了拼一个好的GPA,毅然放弃了TOEFL的准备计划,因为之前朋友曾告诫我,TOEFL和GRE不过是在你整个申请过程占三分之一,如果你放弃了MAJOR,你已经死了一半了。 确实,至少我还有机会能把GPA弄的好看一些,至少我还有改变的机会。 等到7月回到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对很多单词陌生到令人发指的程度。拼了命背了10天左右的单词,直接上TPO阅读的时候,每篇至少错5个,而且更要命的是我根本写不完。虽然那个时候新东方的老师说过,阅读是最好拿分的,但是却是最让人心力交瘁的,直到现在我还这么认为。再经历过一周的痛苦折磨后,我还是选择分开单项训练,现在看来,这的确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至少从结果看来。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龙虾哥来华科准备材料,于是继新东方一别后再次相见。他又考了一次TOEFL和GRE,虽然我觉得那分数已经吊到没朋友了,但他说他还想冲一次TOEFL,就好像他们那样的人在面对英语的时候有无穷的力量,而我肯定是做不到的。其实那个时候我没说的是,我还在每天2篇integral writing,2篇independent writing,听力和口语完全不知所云,这就是那个时候真实的我。有时候想想,我各种商都不高,更不会谄媚阿谀,干什么把自己搞的那么累。其实,就像我经常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有选择,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多的选择。


然后我就在那个上午,享受了5个小时的摧残,从考场出来的时候,突然就有一种释然的感觉,应该说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去星巴克要了一杯冰摩卡,坐在那里发了好久的呆,居然一口也没喝。命运在此时已经分开了两条路,而你已经做出了选择。我以为我输得一塌糊涂,但是命运有时候就会峰回路转,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柳暗花明,这就是你必须坚持下去的理由。


现在的我会想,接下来的时间我会坦然很多了,我已经不再那么害怕了,很多东西并不是我想的那么困难,我已经不会再是18岁的我了,那个试都没试就放弃的人已经死了。J 和我说过,希望下次再遇到的时候不是在这里了,我是信誓旦旦的说那当然了。


sin-:

永远不要放弃你真正想要的东西。等待虽难,但后悔更甚。

你终究还是那个无关风月的你

    这是一个苦逼的故事,至少在我自己看来。

    时光流逝,眼看一个学期又要过去了,却再一次感觉自己什么也没做,日子就那么过来了,一天天的。感觉自己每天都在忙,却不知道自己每天在忙些什么。很难像这样,能给自己一点时间,回顾一下过去,展望一下未来。然后我就发现,人一旦忙起来,就真的会忘记很多人、很多事。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你了,还有那些我以为我一辈子也不会忘的事。

    决定出国是在2月末才决定下来的事,其实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毕竟高中毕业的时候就有这种想法了,毕竟我是多么想要逃离,但是,令我惊讶的是我花了这么久才决定下来,以至于我被告知这时候准备已经有一些晚了,毕竟托福和GRE考试是需要扎实的基础和长时间的准备。但是,我对我自己的英语有信心,应该说我从没对自己在某个特定领域有信心,除了计算机和英语。所以3月的时候去新东方报了托福强化班。应该说3月和4月的周末是我最痛苦的,早上6点半起床,中午还不能午休。但是我还是过来了,很多时候,我都在感叹自己的毅力到底还能坚持到什么地方,还能坚持多久,就好像我还没死,我就一定能在那个时候起床去上课。上课坐我旁边的是一位华科的同学,或许是我说我是武汉的,感觉一下就熟络起来了,他像一个传教士一样告诉了我很多托福的考试经验,还和我探讨了物联网和云计算的未来,可能是英雄所见略同吧,他所设想的和我的判断有很多相似之处。

    “你都毕业了还来考托福,不是很累嘛!”

    “这还好呢,去年要又要工作又要准备考试,现在工作辞了,专心准备考试。”

    “我对自己还是有更高的要求,我还是想去斯坦福,你呢?”

    “我,UICC,不知道行不行?”

    “香槟也不错,你也要加油。”

    其实那时候,我没有告诉他,我是想去UC-Berkeley的,但是我始终没有说出口,我害怕别人觉得我太狂妄,应该说我一直如此。我总是希望让自己卑微到尘埃里,却发现最后都事与愿违,那些看好你的人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走到生命发光的那一天;那些一开始就对你百般苛求的人,你做的再好,对他来说,也能找到嘲笑你的理由。我庆幸很多人出现在我的生命中,哪怕他们只是陪我走过一段路,然后天涯路人,红尘陌上独自行走,也许他们只是在我难过的时候,恰好出现,然后消失,我都一千一万个感谢。而那些住在生命里的人,更值得我用一生去守候。

    一见如故,再见陌路。原来这句话是真的。以前总认为什么一转身就是一辈子这种话只有那些矫情的人才会天天挂在嘴边。多年后的今天,我才明白原来有些事是真的,有些人后来真的再也没见过,就连失去联系的方式都一模一样。你刷着微博,聊着人人,挂着QQ,甚至你说你还有朋友网、MSN、SKYPE,可是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你们还是失去了联系。所以我越来越相信,很多人来到你生命中,其实只是为了和你告别,你们之间是没有什么交集的,你从一开始就是知道的。你不想再说一句话,因为你害怕只剩一句“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便没有了下文。你害怕曾经的友情变得似是而非,其实大家都一样。

    其实每个人都在考虑自己的未来,有的人考研,有的人工作,有的人出国,不同的命运,不同的人生。我时常畅想着明年托福和GRE考完的情景,想着时间充裕去日本和澳洲旅游,想着大四没有课就去慕尼黑大学交流,我想了很多,想着想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没有什么人是容易的,原来我们在到达终点前要经过多少痛苦的洗礼,只有自己才知道。

    我想你终究还是你,无关风月,无关他人。


总之有些人后来真的再也没见过-卢思浩

文/卢思浩

微信群里一姐们,说自己马上要毕业了。昨儿跟自己的好姐妹去夜店里蹦跶,然后半夜在马路上边哭边喊,于是她今天的嗓子哑的和杨坤似的。

想起我毕业的时候倒是风平浪静,啥疯狂的事儿没干。跟兄弟喝酒的时候一直很正常,感觉仿佛毕业只是一个再常见不过的程序,末了我一个人收拾行李的时候,听着yellow,突然间就跟傻逼一样地哭起来。我一直是个钝感严重的傻缺,大概直到那个时候,我才明白自己要告别的是什么。

告别。

尽管我们都在彼此的同学录里写着“友谊常在”之类的字眼——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流行着同学录这样的东西,还是现在早已互留人人微博——但还是莫名其妙地失联。曾经的人人热闹的景象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沉默。

倒不是不想去联系,只是怕联系的时候只剩下一句:“好久不见。” “最近还不错。”便无话可说。谁都害怕曾经的友谊变得如此似是而非,所以干脆不联系。也有因为逐渐开始走向各自的生活轨迹,偶然想起的时候,只是害怕打扰。

六点起床只为了见她一面的那个姑娘;晚上熬夜在楼下一起抽烟的死党连同他欠我的那顿饭;失恋的时候陪我很久又突然失联的姑娘;散伙饭上抱着哭的哥们。

后来就真的再也没见过。

在猫本短暂地待了半年多,09年,五月天来开演唱会。第一时间一个人去买了票,满怀欣喜地等着他们的演唱会,结果钱包在tram上被偷了,连同演唱会的票。不甘心回家,我就在外面晃荡,一直晃荡到凌晨。谁知道晃荡到末班车都赶不上,无奈下只能坐在台阶上等天亮。墨尔本的凌晨就是个不夜城,时不时有出没于夜店的鬼佬鬼妹经过,然后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一屁股坐在我旁边,和我聊起天来。

他刚从公司加班完,车子被借走又被朋友放了鸽子,没赶上末班车结果一眼看到在台阶上的我。于是我们就去了一个类似于小清吧的地方聊天,一直聊到第二天早上。如今我还记得他的样子,却不记得我们聊天的具体内容了。只记得一句:“it is great to see someone like me who looks so bad.hah.”

有几天很晚的时候,从街上回家,都能看到有个奶奶在街边卖马铃薯,我都会买上几个。元旦那天和朋友喝完酒回家,想着应该不会遇到她了。结果一转弯还是看到她在外面,元旦的天有多冷大家也是知道的,无意去责怪她的子女也不想问她的苦,就多买了几个跟她说不用找了。

她却执意去旁边的可的换了钱找给我,还对我说晚上很危险,早点回家。

在旅途中碰到的小姑娘,当时我们都挺中意对方的,可是也明白旅途中同行一段以后就会散了。互相留了联系方式,说着一年后我们回来这里,如果我们还能遇到,我们就在一起。之后,我们保持互相寄明信片的习惯保持了很久,然而一年后,我们谁也没提起这个日后看起来幼稚的约定。

我以为我老早把他们忘了,却还是能在某个时刻想起来。

这些人,更没有再见面的机会。

萍水相逢的人如此,而那些曾经住在生命里的人也是如此。曾经在一起三年的姑娘,爱的时候爱的死去活来,说什么也不能让我们分开,信誓旦旦地说毕业后就结婚。然后突然就吵了起来,也忘记了具体是为什么,她突然来一句:我们先冷静一段时间,冷静完了就去找对方。结果没想到,这一段时间的限期,是他娘的一辈子那么长。

失去缘分的人,即使在同一个城市也很难遇见,于是,我再也没能见到她。

有段时间,会突然和一些人关系很好,就连认识的方式都突然的莫名其妙。那个时候一起唱歌一起玩,一起喝酒一起醉,一起看姑娘,一起聊感情。然后突然间又全部消失。

如果你一天不去联系,两天不去联系,三天不去联系,慢慢地,你们就变成互相生命中可有可无的人了。想想无奈却也只是无奈。

后来我开始想,为什么我记不清初中里坐最后一排的人是谁,却能记住很多只见了几面的人。

谁知道。

那些恋人未满的人,总尝试着做些什么却还是无果而终;那些萍水相逢的人们,在一起的感觉是那么的自然,却还是了无联系;那些曾经爱过恨过的人,经历了很多还是分开。离别似乎永远是相遇必须面对的命运。

然而我写下这些,仔细回顾过去遇到的人之后,开始明白:

每个人的人生是一个过程:你从不会做饭到后来的得心应手;从一开始一个人生活的不知所措到现在的井井有条;从根本不能习惯离别到最后的平静;从曾经爱的过度疯癫到现在的小心翼翼。在这个不可逆的过程里,我们只能沉淀,只能向前,变成另外一个人,这个人也许成熟也许挣扎,只愿你能变成一个你不讨厌的自己。

而在这其中起到很大作用的,就是你遇到的人。也许他只是在你难过的某个时段恰好在你身旁,也许他在你生病的时候总是在你身旁,也许你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个世界有的时候就是这么不公平,有些人拼命想进入你的世界而你记得的只是陌生人的一个侧影,有些人爱了你很多年你却偏偏爱上只见了几面的另一个人。它就是这么不公平,而我们只能学会去面对。

所以我越来越相信,每个人来到你生命里自有他的意义,哪怕他只能陪你走一段路,也许你们的相遇只是为了告别。至少他在某个时刻和你产生了共振,让你觉得生活似乎不那么难熬。

而我们终究要开始习惯过明天没有课的生活,学会摸爬滚打。随着毕业,留下的东西会越来越少,但也越来越重要。还好有你,能一起回忆起那些年,老朋友。这比什么都重要。

总之有些人后来真的再也没见过。

而还能陪伴至此的人,一千一万个感激。